军嫂之故事篇:抗洪前线的“夫妻兵”

  • 时间:2021-11-25 14:00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海珠男拉力器锻炼种类马甲线种类-解读2020年度广东省科学技术奖正式颁发 180个项!做了十来年军嫂,过了十来年两地分居的生活,邢台的孙静已经习惯了大事小事自己扛,独自一人挑起家庭的重担。她说自己的生活过得特别充实,每天都乐乐呵呵,但这背后的辛酸和苦楚,她却很少跟人讲。

  孙静和爱人赵爱民是在2005年经人介绍认识的,赵爱民一眼就相中了孙静。当时赵爱民在任县武警中队工作,离邢台市区不远,两人见面还算方便。在慢慢接触中,孙静发现这人挺靠谱的,是个朴实厚道的人,所以她也认定了赵爱民。

  两个人在2006年结了婚,之后一年有了宝贝儿子。虽然那时赵爱民休假的日子也不多,婚后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孙静在操持,但她觉得特别幸福特别满足。

  但是2008年,他们一家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。孙静的母亲因为脑血栓突然半身不遂,家里一下子紧张起来。父亲在医院陪床,孙静医院家里两头跑,儿子那时还不到一周岁,她是一边带孩子,一边买菜做饭,给父母送到医院去。

  赵爱民那时已经调去了临西县,回邢台市区一趟不容易,孙静父女俩谁都没要求他请假必须回来,反而两个人扛起了所有的重担。

  母亲出院后,虽然恢复了自理能力,但已经没办法再做日常家务,所以孙静父女俩还是一天到晚忙忙碌碌的,维持着家里的正常运转。

  在这一年年底,宝贝儿子快一周半了,孙静突然发现儿子行为举止有些怪异。他不爱跟人有眼神接触,喜欢不停地自己转圈圈。老人给她宽心,说孩子是语迟,别着急,大了就好了。

  但是儿子的情况一直没好转,孙静决定带他去北京检查检查。赵爱民还是忙工作回不来,她就找了自己的一个好姐妹,陪着自己去了北京。

  抱着孩子,挤着公交,穿梭于北京各大医院和专家门诊,孙静还是听到了一个让她心碎的消息,宝贝儿子有自闭症倾向。

  孙静觉得天都塌了,可那一刻,唯一能依靠的爱人却不在身边。她终于爆发了,第一次因为爱人的缺席发了脾气:“为什么你总是不在?家里什么事儿都帮不上忙!”

  还是父亲劝她:“他肩上责任重大,身不由己,家人该体谅他。”孙静这才消了怒火,开始专心给孩子打听治疗的方法。

  其实,孙静的坚强不是天生的。孩子刚查出来自闭症那段时间,她也是天天在家以泪洗面。

  父亲担心她身体,劝她别困在家里,不如出门找个工作吧。孙静听了父亲的线年通过考试进入邢台交警大队做了一名协勤。

  开始时,孙静一直在执外勤,每天都是风吹日晒的,但是上半天休半天,正好方便她照顾孩子和家里。虽然比以前还辛苦很多,但因为和同事们相处得特别愉快,孙静终于慢慢开朗起来,让父母放了心。

  她这人责任心特强,做什么事儿都要做好,慢慢就得到了单位领导的认可和看重。去年,领导专门把支队几个女同志调到一起成立了女子岗,去管理一个老大难岗区,还任命孙静做了班长。

  那里有公园、商场、菜市场、社区和几所学校,路口却非常狭窄,所以交通混乱常年堵车。孙静她们到岗后,摸索出一套勤务模式来,找到了路口的管理规律,极大地缓解了那里的拥堵状况。

  现在领导一提起她,都竖大拇哥,说:“孙静行!遇事儿能挑起来。”她还被邢台市公安局挑选出来,在报告会上讲述她们女子岗的故事。

  孙静不但自己爱岗敬业,对爱人的要求也不放松,她一直鼓励和督促赵爱民业余加强自学。几年下来,赵爱民不但补习完了法律专本科课程,还顺利地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,让孙静一说起来就特别骄傲。

  去年“7·19”抗洪抢险时,夫妻俩一起上了抗洪一线,孙静疏导交通,赵爱民带着战士们清淤。

  有一天,孙静从邢台市区调到东市庄村去替换同事。一到那儿,她就看见了赵爱民他们武警支队的旗子,打电话一问,果然他也在这里。

  孙静的领导体恤她,让她过去看看。在满是泥泞的路上,孙静终于找到了赵爱民,人刚到,赵爱民就催她赶紧走,说战士们都看着,这样不像话。给他递了几瓶水和清凉油、藿香正气水什么的,话也没说几句,孙静就走了,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疏导交通。

  孙静赵爱民这夫妻俩,一直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。赵爱民一直扎根在基层,虽然有休假,但都随着任务走,几乎没有准日子。

  孙静也是忙忙碌碌的。工作上,她每天早晨7点20分就到岗,要值守早高峰,下午5点半,还得站岗执勤晚高峰。回到家,除了训练教育儿子,还有80多岁的奶奶需要照顾,上有老下有小,对她来说,从早到晚都是忙不完的活儿。但孙静说自己习惯了,偶尔有一天不忙倒不知道该干什么了。

  她特别满意现在的生活,家里一大家子人都和和气气高高兴兴的,在单位,领导对她重视,同事们对她敬重。“这就够了。”孙静说。

  目前来说,针对自闭症儿童,只能强化训练,没有别的办法。孙静带着孩子回到邢台,到处打听专门的培训机构。

  那时邢台类似的学校很少,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私人机构。她把孩子送过去,谁知道在那儿上了两年幼儿园,儿子的状况几乎完全没有改善。孙静觉得不行,为了孩子还是得找一家更专业的。

  四处打听后,有人给她介绍了郑州一家专业的康复学校。她赶紧带着孩子赶过去,结果到那儿一问,学校是全封闭的,家长不能陪护,她虽然舍不得,但还是把孩子放在了学校。等再见到儿子,他交流沟通上确实有了进步,但长了一脚的脚气。孩子那么小,生活老师照顾得实在不够细致,孙静又决定给孩子转学。

  她请了大假,陪孩子在邯郸接受了三个月的集中治疗,后来是每周末自己带着孩子跑一次邯郸。最近几年,他们才转回邢台一家康复学校,每天按正常作息去上学。

  如此辗转的求医之路,基本上都是孙静一个人带着孩子到处跑。在家时,她也得天天给孩子做强化训练,比如一遍又一遍地教孩子见人问好,把这些基本的思维模式强制灌输给他。

  赵爱民肩上责任很重,每年都会代表单位参加军事集训、比武,有时还参与新兵训练等各种活动,假期非常少,根本没办法兼顾家里,更别说带孩子去外地求医了。但孙静理解爱人的责任,体谅爱人的辛苦,很少有怨言。

  有一天,赵爱民喝了点酒,冲着孙静哭了:“这么多年,我对不起你、老人和孩子,里里外外都是你在管。”

  有这句话,孙静就知足了。她说:“知道他有这份心就行了,自己苦点累点算什么,根本都不叫个事儿。”

  幸好,在老师和全家的努力下,孩子病情渐渐有了起色。如今虽然和人交流上还有点困难,但是他会说话了,凡事心里很清楚,逢着事儿还挺有心眼。

  尤其是孩子随爹,脾气性格好,不只是全家的心肝宝贝,还特别招亲戚朋友的喜欢。孙静这几年悬着的心慢慢落地了。